若不試著甦醒,我們終究將被生存麻木。有些東西,就連自己都說服不了自己誠實。

 

關於心理上的疾病,這一直以來都是社會上避而不談的敏感話題。偶然看見一篇文章標題“Depression in the no.1 cause of ill health and disability worldwide”。其實,這並沒有讓我太震驚。生活有很多難,我們都有很多難,但我們都看不見彼此的難,以為那些複雜的情緒只有自己了解。不過值得欣慰的是,這話題已經慢慢被擺上公共的平台。有很多感同身受同時卻對世界有一些影響能力的人都不忌諱在公共的場合分享這個沈重的話題,讓真在飽受痛苦的人們得到一種共鳴和被世界理解的安心感。

我始終相信,每個人的人生裡都會有這段灰色的時期,會有很多不好的想法,會把自己侷限在一個很小的世界裡。儘管,外面的世界很大很遼闊,比自己不幸的人有很多。我相信這些人尋去了幫助,發了求救信息。可惜的是,發出的信息不夠強烈,沒有辦法被理解。「比你慘的人多的是」、「我也曾經這樣過」、「我比你更慘」、「think positive」⋯⋯這幾句話是不是似曾相識?

其實,當中有很多人的理智都還能夠起作用。我們都知道,有些想法不能夠實行,因為實行後的後果太嚴重,為自己行為而產生的代價不只侷限於自己。你能夠給的那些安慰的話語,他們可能都對自己說了好多遍。但是人就是很奇怪。建議別人容易,說服自己困難。我想,比起那些“評論”,他們更需要的只是安靜的聆聽。閉起你那張嘴,關掉你腦袋裡評論的功能,單單純純的聆聽。Shh. Shut up and just listen. 加個擁抱加個微笑更好,可以免費sponsor紙巾更好。Do anything but judge.

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吧。該死的procrastination。我沒有想到這旅程已經是幾個月前的事情了,久到連回想當時,也需要用一些精力。

 

還記得上上上篇我去過了大阪吧?(我沒算錯的話應該是上上上篇啦)Anyway,其實那時候也去了京都。而黃金週的人潮真的不是開玩笑的。為了避免被一大群的遊客photobomb,還有被他們吵雜的聲音影響整個氣氛,我記得我是從京都搭了第一班車前往這個著名的地方,還搭錯線。重新轉到正確的班車,一邊釣魚一邊提醒自己儘量不要睡著一邊注意聆聽廣播播出來每個車站的名字。我還得轉車呀。

抵達伏見稲荷大社的時候,只有少許像我一樣不想被打擾的人。你所知道的鳥居,那個大家都在Instagram上面打卡的地區,其實只佔了鳥居的一小部分,確切的來說,這只是入口處。一路走上去,有很多很多的階梯。本來我還很認真的算了算鳥居的數量,但到半途就開始失神,結果我就忘了自己算到幾號,也知道究竟有多少鳥居一直延伸到山頂上。

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週六,家裏女王的生日。這是年齡步入20歲之後第一個可以一起吃飯度過的。

這週六,15歲時認識的對我溫柔又暴力的女人正式畢業當老師。

 

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稚嫩的時候離開,成熟的時候回來。故事裡多了那一段,有辛酸有感動的章節。

 

我回來了。6月29日,正式告別離鄉背井的日子,正式離開那個吃壽司和綠茶的國土,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國家,這個曾經熟悉現在卻有少許陌生的國家。原來七年已在不知不覺中過去了啊。這段時光不長,印象中的家的樣子還在,印象中的街道和建築物還在。這段時間不短,雖然還不到人事已非的程度,但是大大小小的改變還是會讓人有些不習慣。

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在關島心情好。

 

關島其實並不在我的清單裡。第一,我怕熱。一想到要去到一個熱死人不償命的地方,我都會自覺的帶上一把小風扇。陽光沙灘固然好,但是對於我來說,最理想的莫過於夏天以外的陽光和沙灘。第二,我對關島的認識,近乎是零,只聽別人說過這個地方,但卻沒有真正去了解過這個島嶼。直到出發之前,我才知道這是一個美國的領土,拿著馬來西亞護照的我不同於我拿著日本護照的同事們,我可能需要簽證。需要簽證?需要簽證!?幸好,馬來西亞公民去關島是免簽的,而多謝這個美好的制度,我才沒有錯過可以說是人生裡還蠻難忘的旅程。

出發之前,就對這段旅程感到緊張。好吧。主要是因為我早就預約了skydive,而我在擔心天氣會不好(畢竟我是雨神,下雨的機率幾乎是百發百中的)的同時也在擔心自己到底會不會就這樣出意外掛掉。而這趟旅程是跟舊的那組同事們去的。天啊,這將會是多麼的好玩。現在大家都被分到了不同的組別和都市,可以像這樣聚一聚其實是非常的困難,可以說是近乎奇蹟。

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