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鬧了。成年後的我們,沒有誰是不忙碌的。

 

昨天,車裏突然朋友就問起,「你和某某怎麼樣了?」「沒有怎麼樣,因為我心累了,也不是沒有聯絡,只是已經不會試著聊得熱絡了,只是回個表情包,或者就是乾脆已讀不回了。」心冷掉的時候,連敷衍一句嗯都是一種累。

我們都感慨,我們各自都非常理解,一個被自己非常珍惜重視的人忽略的那種失落感,對方總是以忙碌搪塞,而你永遠能夠在他的朋友圈看到他和別人的合照,而合照的對象裡很久都沒有你了。鳥蛋的,該死的社交平台。不介意是假的,一個明明能夠花時間和別人玩的人,卻總以忙碌當成一個理由,希望被理解,但是說真的,每次都只能選擇理解的那一方,什麼時候可以得到一丁點的明白。

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夕陽無限好,尤其近海灘。

 

夕陽不刺眼的光,海灘不滾燙的沙,伴著一波又一波的浪聲,人間最美好時光的其中之一。

出生於島嶼的人,血液裡都有一種鹹,一種和大海不能夠分離的鹹。待在城市久了,會開始懷念曾經只需要幾十分鐘路程就能夠抵達海灘,坐在堤防上光著腳喝著咖啡吹海風聊天的日常。離開喧囂的人群,離開刺鼻的煙霾,回到那個可以讓自己平靜的地方。想想現在,住在大城市的最中央,別說海了,就連個小湖都沒有。只能夠默默地把頭浸在泳池的水裡,望著那片蔚藍來安撫自己的緊張和壓力。

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那麼一瞬間,覺得自己離死亡可以那麼的靠近。可以看見明天的太陽,原來並不那麼理所當然。

 

這也算是今年裡最糟糕的週一了吧。預約被無故撤銷,航班延遲,體驗free fall的那幾秒鐘⋯⋯。飛了那麼多趟,這算是人生中最恐怖的經歷了。Skydive雖也是自由落體,但絕對沒有昨晚的心驚膽跳。綁著降落傘和綁著安全帶體驗的自由落體的感覺可以那麼的不同。天氣很差,雲很多,飛機用力的晃了兩三下,機頭突然朝下free fall了幾秒鐘,那種每當雲霄飛車從最高點降到最低點的感覺一湧而來,大部分乘客都不約而同的尖叫了一陣。唯一不同的是,飛機下掉的那幾秒鐘,下面沒有軌道,只有厚厚但卻又撐不起飛機重量但雲。說真的,我真的一度以為自己就這樣完了,尤其上機前又剛好看了印尼飛機墜毀的消息,當下的腦袋是空的,清醒過來的時候只有一個希望,希望飛機可以儘快安全降落,希望我可以幸運一些。

 

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若不試著甦醒,我們終究將被生存麻木。有些東西,就連自己都說服不了自己誠實。

 

關於心理上的疾病,這一直以來都是社會上避而不談的敏感話題。偶然看見一篇文章標題“Depression in the no.1 cause of ill health and disability worldwide”。其實,這並沒有讓我太震驚。生活有很多難,我們都有很多難,但我們都看不見彼此的難,以為那些複雜的情緒只有自己了解。不過值得欣慰的是,這話題已經慢慢被擺上公共的平台。有很多感同身受同時卻對世界有一些影響能力的人都不忌諱在公共的場合分享這個沈重的話題,讓真在飽受痛苦的人們得到一種共鳴和被世界理解的安心感。

我始終相信,每個人的人生裡都會有這段灰色的時期,會有很多不好的想法,會把自己侷限在一個很小的世界裡。儘管,外面的世界很大很遼闊,比自己不幸的人有很多。我相信這些人尋去了幫助,發了求救信息。可惜的是,發出的信息不夠強烈,沒有辦法被理解。「比你慘的人多的是」、「我也曾經這樣過」、「我比你更慘」、「think positive」⋯⋯這幾句話是不是似曾相識?

其實,當中有很多人的理智都還能夠起作用。我們都知道,有些想法不能夠實行,因為實行後的後果太嚴重,為自己行為而產生的代價不只侷限於自己。你能夠給的那些安慰的話語,他們可能都對自己說了好多遍。但是人就是很奇怪。建議別人容易,說服自己困難。我想,比起那些“評論”,他們更需要的只是安靜的聆聽。閉起你那張嘴,關掉你腦袋裡評論的功能,單單純純的聆聽。Shh. Shut up and just listen. 加個擁抱加個微笑更好,可以免費sponsor紙巾更好。Do anything but judge.

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吧。該死的procrastination。我沒有想到這旅程已經是幾個月前的事情了,久到連回想當時,也需要用一些精力。

 

還記得上上上篇我去過了大阪吧?(我沒算錯的話應該是上上上篇啦)Anyway,其實那時候也去了京都。而黃金週的人潮真的不是開玩笑的。為了避免被一大群的遊客photobomb,還有被他們吵雜的聲音影響整個氣氛,我記得我是從京都搭了第一班車前往這個著名的地方,還搭錯線。重新轉到正確的班車,一邊釣魚一邊提醒自己儘量不要睡著一邊注意聆聽廣播播出來每個車站的名字。我還得轉車呀。

抵達伏見稲荷大社的時候,只有少許像我一樣不想被打擾的人。你所知道的鳥居,那個大家都在Instagram上面打卡的地區,其實只佔了鳥居的一小部分,確切的來說,這只是入口處。一路走上去,有很多很多的階梯。本來我還很認真的算了算鳥居的數量,但到半途就開始失神,結果我就忘了自己算到幾號,也知道究竟有多少鳥居一直延伸到山頂上。

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