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六,家裏女王的生日。這是年齡步入20歲之後第一個可以一起吃飯度過的。

這週六,15歲時認識的對我溫柔又暴力的女人正式畢業當老師。

 

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稚嫩的時候離開,成熟的時候回來。故事裡多了那一段,有辛酸有感動的章節。

 

我回來了。6月29日,正式告別離鄉背井的日子,正式離開那個吃壽司和綠茶的國土,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國家,這個曾經熟悉現在卻有少許陌生的國家。原來七年已在不知不覺中過去了啊。這段時光不長,印象中的家的樣子還在,印象中的街道和建築物還在。這段時間不短,雖然還不到人事已非的程度,但是大大小小的改變還是會讓人有些不習慣。

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在關島心情好。

 

關島其實並不在我的清單裡。第一,我怕熱。一想到要去到一個熱死人不償命的地方,我都會自覺的帶上一把小風扇。陽光沙灘固然好,但是對於我來說,最理想的莫過於夏天以外的陽光和沙灘。第二,我對關島的認識,近乎是零,只聽別人說過這個地方,但卻沒有真正去了解過這個島嶼。直到出發之前,我才知道這是一個美國的領土,拿著馬來西亞護照的我不同於我拿著日本護照的同事們,我可能需要簽證。需要簽證?需要簽證!?幸好,馬來西亞公民去關島是免簽的,而多謝這個美好的制度,我才沒有錯過可以說是人生裡還蠻難忘的旅程。

出發之前,就對這段旅程感到緊張。好吧。主要是因為我早就預約了skydive,而我在擔心天氣會不好(畢竟我是雨神,下雨的機率幾乎是百發百中的)的同時也在擔心自己到底會不會就這樣出意外掛掉。而這趟旅程是跟舊的那組同事們去的。天啊,這將會是多麼的好玩。現在大家都被分到了不同的組別和都市,可以像這樣聚一聚其實是非常的困難,可以說是近乎奇蹟。

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 knew that my world would change after jumping off the plane. NO WORDS can describe the exact feelings that had overwhelmed me at that moment and I guess this is what makes the dive spectacular. 

 

Skydiving一直以來都是bucket list的其中一個項目,而理想中的地點是迪拜或者是澳洲,但我萬萬沒有想過地點會是在關島,也沒有想到這個願望可以在今年達成。預約了日期之後,心情其實是興奮緊張但同時也有一些paranoid。我還真的怕中途會出什麼意外,譬如說降落傘破洞之類的,然後我可能就這樣一去不回。知道我去Skydive的人,除了同行的同事意外就只有同桌知道。謝謝同桌的鼎力支持和虔誠的祈禱。有個人可以幫我backup的人分享,有吃了定心丸的感覺。。至少這樣也算是有遺言吧。到這個時候,我才發覺自己其實是畏懼死亡的。我連寫遺書的想法都有了,但是感覺上寫遺書之後就好像真的不會回來似的,所以後來我沒有。對於「死亡」,我有了新的想法。如果一個人的時機真的到了的話,我想喝水也會噎死,吃飯也會啃死,在路上走路會被撞死。明天會不會來,我們真的都不知道,不到那個時刻也不會知道。

關島的天氣像女人的心情一樣多變。明明前一秒還放晴,不到一會兒可能就會下雨,所以其實跳不跳得成到當天早上依然是一個未知數。抵達關島打電話confirm booking的時候,在電話另一頭的工作人員還提議改期,因為天氣預測說預約當天的天氣不那麼理想,但是行程已定,跳不跳得成也成了上天的決定了。當天從酒店的pick up的時間是凌晨的5:25,出發的路上車窗外還下著雨,而坐在車內的我除了很睏,但腦袋裡已經想定好了後備計劃。如果真的跳不成,那就到當地的早市走走看,再回去睡個午覺。簽完同意書之後,原以為需要待機,沒想到換裝之後就直接上裝備,然後就直接上飛機了。這一連串的發生其實是在預料之外。我想可能因為這樣,我並沒有想像中的緊張。

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What a wanderfool golden weekend. 大阪有glico的單腳站,我有我的金豬獨立。

 

五月第一週,期待已久的黃金週假期終於來了。算是一時衝動之下決定好的行程,直到出發前的那個星期,我都還沒有一個具體的行程表,只是有一張很長很長的 to-go list 和 to-eat list。在黃金週搭新幹線是一場惡夢。再加上,新幹線的指定座位已經售完,所以我知道做早晨的第一班電車到東京車站,再等一個小時的車才能勉強為自己找到一個靠窗的座位,想說欣賞一路的風景。但很可惜,我在不知不覺中睡著了,醒來的時候車已抵達名古屋,還有兩站就是目的地的大阪。而從家裡出發的時候,我雨神的功力發功,風吹得像八號颱風,髮尾都被雨濕了。But anyway,幸好抵達大阪的時候,從灰色的烏雲沒有滴下雨水。(王冰冰同學説是她趕走了雨神。)

一大清早,原想要去那家想去很久的咖啡廳喝杯咖啡提神,怎知老闆偷懶,黃金週裡都放假,以致白走一趟,最後就照了第二家來代替。

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