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離家出走了。



帶著三天的包袱,我離開了家,和家人一起暫時的離開了。
到了好久好久都沒有去的金馬侖,讓假期有享受可言之餘,也讓心情有呼吸的空間。



這是一趟很隨心的旅程。
幾個小時的車程不無聊,爲了配合這次出走自己定下的主旨,我把所有耐心都交了出來。

同時,也把激情收回去。

這時候,突然的高潮太不適合,會破壞這個緩慢的節奏。
與大自然約會的時間永遠都不嫌緊湊,因爲行程是配合著我們的。


溫度隨著夕陽慢慢的降落,夜被凍結了,我也被凍結了。
時間就一分一秒的穿梭于冷冰冰的指縫閒。
然而花花草草似乎習慣了這裡的氣候。
沒有棉被的包裹之下依然清新的在黑夜裏綻放。

我倒可憐了那幾只昆蟲。
原本都結伴的遛進酒店的房間裏,賴在燈光下。
但由於對爸爸的睡眠和我讀書的專注造成了騷擾,它們被迫在庭院的路燈下熱一熱身子。



山上的夜幕,是我見過最坦誠的。



好像,它原本就應該是這樣冷靜的哀愁。
我忘記了如何流淚、如何配合、如何假裝……

凍麻了手腳卻清醒了思緒。



有那麽一瞬間,我忘了自己是誰。



這是剛來的第一晚,但也是很適應的一晚。

至少我不必把精力浪費在外來的憂鬱上。
我只要專心于手上的籐井樹、鼻子周圍的草味、耳朵裏的自然界歌,以及觸覺上的凍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  的頭像
Y.

Ü SHE SAYS

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