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們聚會的時候常常會聊起關於「理想型」的話題。


15歲的時候,理想型是對於外表上的要求。比我高的,不太胖的,臉蛋不錯的。

18歲的時候,理想型是對於性格上的要求。善良的,有耐心的,對我好的。

23歲的時候,理想型是希望對方可以和自己有同一個頻率。我們可以瞭解彼此經歷過的,懂得彼此感受過的,可以互相學習互相支持,一起一直走下去的。


不知不覺,離鄉背井的生活步入了第六年。六年,說長不長,但說短也不短。眼睛看過的身體經歷過的都讓心理上有了很大的改變。整理臉書上那些舊聊天紀錄的時候,突然發現,那個衝動,說話不經大腦,脾氣火爆的自己早已經不見了。曾經的自己,真的很讓人討厭啊。以叛逆為理由,自以為是。對陌生人冷漠,對熟人放肆。那些至今還在的人究竟怎麼受得了如此糟糕的我,我真的很好奇。

六年了,試過失去,試過遺憾,試過失望,試過悲痛。這些不好的都是一個又一個歷練。經歷過這些歷練之後,思想明顯變得不同,覺得現在的自己和六年前的自己相比起來,沈澱了很多。所以,會希望將來有緣遇到的那個人,是能夠接受這個不曾完美,願意聆聽那些不曾對人分享的故事,理解故事裡那些心情,給一些意見改善現狀,能夠一起經歷、一起學習、一起成長、一起苦一起笑一起珍惜的人。


這就是,和一群遊子聊天之後,認真想的答案。

路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he lunch plate of an artist. 

He lives in his imaginary world and portrays his ideas in reality. 

Until the day he produced the ideal work. His ideal work. 

路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