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自我嚴重很空。
遼闊的空間卻沒容下任何喜怒哀樂,是一種很無助的彷徨。



心情,很糟糕。
好像一場雷雨交加的下午,恨不得將整個城市淹沒。
有很多不明白的問題,卻又問不出口。

這陣子我靜了很多,這是別人說的。
“我怎麽了嗎?”別人問。
我真的沒什麽,我只是不知道要說什麽而已。
吵,是我的特性嗎?
不見得。

很多的時候,我都偷偷躲進思緒裏頭,試圖在某一角尋找到一切的解釋。
但是沒找到回答之餘,我反而還將更多煩躁的懊惱列到思考的清單上。
堆積如山。



很久沒偷偷浸濕被單的眼淚,似乎捲土重來了。
淚腺變得很敏感,僅僅是夜裏暖暖的空氣都能夠瓦解淚腺所筑的那座高牆。
不堪空氣一擊的高牆。

很慶幸的是,最近多了很多新歌想要去好好揣摩。
心思和注意都全放到歌詞上了。

碰巧,又是能夠激勵的詞和曲。

即使眼眶溼溼的,但嘴角卻彎著的。
酸溜溜的純檸檬汁和甜滋滋的熱巧克力同時喝進嘴裏是什麽感覺?
是很不搭調的感觸。



眼淚會笑,但同時也在苦。
那它的笑出自于意志還是真心,不想辨也不能辨。



但它絕對攜著寂寞的味道,在我還學不會真正的忘記之前。



慢慢才知道,太在乎别人了往往会伤害自己。
然而卻阻止不了潛意識去在乎。

無奈。
嘆息。

創作者介紹

Ü SHE SAYS

路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