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門很好聊的話題。
什麽叫很好聊?
就是符合大衆口味的一個topic。
幾乎在座的人都在滔滔不絕的發表自己的偉論,時不時就互酸了一下。

然而,滔滔不絕的人沒有我的份,酸別人的角色也不屬於我。



那我是什麽呢?



我像是在舞臺上演著啞巴的殘障人士,默默的用耳朵跟隨著大家的高談闊論。
然後又默默的將桌上的土司咀嚼,再拿起咖啡送入閒暇的手。

我慢慢的將聲音降低,再関了起來。
將椅子慢慢抽離,那桌插不進的話題。
接著,就繼續坐著。
有時候運氣好,會有本籐井樹替我解解悶。
倒黴的時候,就環顧四周,看看別人臉上表情的變化。

很無聊對吧?
而就是適合像我這種無聊人做。



可是,我不沮喪,但難免會有些許不舒服。
自認體型不小的我,竟然走不進人的視線裏。
所以我是該嘆息自己太無聲無息,還是埋怨自己太孤僻?


儘管住在氣候熱到要命的馬來西亞,但最近我學了新的異能,能讓我為自己瞬間降溫。
當然,也需要其他人的符合。

這種爆冷的情況,就是當你說完一句話之後卻得到衆人的置之不理作爲回報的時候。
當然,除了你自己以外,你也不能夠怪誰了。
無論絞盡了多少腦汁,一個只有你覺得適合的發言終究變成很沉默的尷尬。



什麽為很沉默的尷尬?

就是說出去的話像無色無味的空氣一樣默默的蒸發掉,然後你又自個兒尷尬的笑。
然後又繼續自找樂子,來安慰自己敏感的心靈。


即使身處於圓桌的正中央,被一群人圍繞著,還是免不了被忽視的宿命。
也許,我有些誇張化了。


但是,儘管一個人正處於大家都看得見的地方試圖插入話題,還是會有一個很強大的力量能夠把他推出來。






(於是,我到底寫了什麽?我不懂也不想懂了。)

創作者介紹

Ü SHE SAYS

路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