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週二早晨,品川車站早上十時的場景。清一色都是上班族,不約而同的穿著社會制定好為制服的正裝,往職場出發。

儘管有一百個不情願,儘管因為睡眠不足而非常疲憊,還是的邁開腳步前行。當然,當中也會有迫不及待想要上班的人。只是從大家臉上的表情來看,十位之中應該只有一、兩位吧。

 

至今,我仍不能夠理解為什麼社會要有那些不成文的規定,上班的穿著,用的公事包,人生的規劃⋯⋯。尤其在日本,這種現象格外的刺眼,出生之後的人生已經是被社會規劃好的,跟著規劃從小孩長大再慢慢老去,一生就這樣結束了。乍看之下,雖然面貌不同,但人生的公式卻沒有太大的不同,這該叫作play safe還是being a coward?

 

 

 

我想,所謂的Quarter-Life Crisis 正在侵蝕我了。對於現狀有很多不能夠接納和滿足的地方,卻不知道如何做出改變,不知道該往什麼方向出發,不知道自己有什麼用處,不知道該做什麼,不知道如何開始,不知道如何結束。表面上看來,現在的我有一份尚算穩定的工作和收入,職場的同事上司也不算太糟,和很多同齡的人相比起來算是非常的幸運,但往深層看,其實有很多空白,很多焦慮,很多不知所措。性格上,我很討厭思考繁瑣的事情,只想簡簡單單,隨著社會訂下的公式走著走著,卻發現簡單也會造成內心恐慌。把表面那層撕開,內層還剩下什麼可以和別人競爭呢?我看不到自己有什麼能力,更看不到有什麼努力,想要努力,卻看不到努力的理由。因為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麼。

但是,很慶幸的是,我知道自己不想要的是什麼。關於樂觀這件事,我好像已經學會了。這樣的刪除法,或許有一天會幫助我找到自己存在的意義吧。

 

當然,如果你有什麼建議,也非常歡迎你分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  的頭像
Y.

Ü SHE SAYS

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