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ed. Disconnected at the same time. 

 

 

 

「低頭族」

這一代的我們多了的一個名詞。

 

我們都好像慢慢忘了等待是什麽樣的感覺。因爲,在需要等待的時候,就會習慣性地掏出手機,滑一滑,就輪到自己了。

然後,全球爲之瘋狂的Pokemon GO launch了。之後,這種現象更明顯。本來就手機中毒的,因爲神奇寶寶而開始中毒的,站的時候,坐的時候,騎車的時候,駕駛的時候,上厠所的時候,什麽都可以沒有,就是不可以沒有手機。什麽時候,交流的對象從人慢慢變成手機?

我有個怪癖,坐車的時候除了喜歡睡覺,就是喜歡東張西望。當然,我也偶爾會陷入讓我覺得有些惶恐的狀態-滑手機。但是,因爲暈車玩不了太久,而我反倒非常感謝暈車。爲了不讓自己中毒太深,我常常會注意自己有沒有一直滑手機,尤其是和別人在一起的時候。對於我來説,這是一份漸漸被忘記的尊重。「我在你面前,你卻在按手機」這個情景無論是出現在一家人,一對情侶,一群朋友,都讓我覺得特別彆扭。很久很久以前,人的相聚可以促進交流,但是現在,我們也衹不過是聚在一起,滑自己的手機。這樣的話,相聚的意義何在呢?

 

如果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因爲你一直滑手機的舉動而有些不悅,請你原諒我不夠成熟不能夠控制自己的EQ。同時也請你滑手機的時候注意自己的安全。

如果可以少滑,我想我會替你高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  的頭像
Y.

Ü SHE SAYS

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