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0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個人的食堂,是這樣的感覺。
一個人不是孤單的感覺。
而是那一個人的感覺。
一個人的感覺,是被炒粿條熏頭髮,然後滿身臭味的感覺。



但我發覺,習慣卻有孤單的感覺。
原本的半小時好像半天。

這怎麽樣度過的?
謝謝把籐井樹的《我們不結婚,好嗎》歸還原處的同學。
也謝謝今天的借書櫃檯並沒有放著〈暫停借書〉的牌子。
更謝謝我善忘的腦袋今天沒發作。

籐金樹第一本著作,竟然用了有史以來最不認真的狀況專心的看完。
只有十二個人的班級,有犯罪的味道。
說的是在班光明正大的吃便當,然後又大大聲地說老師壞話,在笑笑閙閙中準備一些明天的東西。
然後,就在五節的時間裏,突然變得很近。



這根本是考試過後的狀況。

但慘的是,下個星期就要考試的我們竟然花了一整日嘰嘰喳喳。
不錯。
厲害。
到極點。

十二個人的班級,真的很經典。
休息節卻空寥寥的食堂,真的很經典。
以很舒適的坐姿坐著卻還是很寬敞的禮堂,真的很經典。
大家對結業裏的討厭而提出的抗議,真的很經典。



這一天,真的很經典。

路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這是一輩子就能夠遇一次的好日。
我想做很特別的事,紀念這一天。

但我沒做到,卻遇到了。



我踫到了能夠讓我感到欣慰的人。
就在我對“朋友”這個詞失去了信心的時候。

牛奶若放了幾天就會變質了。
但我遇到了幾個月都不會變質的超級牛奶。
超級好、超級棒的牛奶。

我沒見過她,感覺上她卻離我很近。
是雙很好的耳朵。
聼我比哩叭啦說有的沒的的時候,還是很認真的耳朵。



這是很特別的感觸,正當彼此都素未謀面卻能夠很聊得來的時候。
日常生活中找不到的,感觸。

每日面對面,不代表什麽。
那只是緣分還允許我們相見。
就這樣罷了。

目光只放在一個人身上,會變得很狹窄。



笑的理由變多了,接下來是為心情染上快樂的顔色的時候。
從生活中一群又一群的怪咖中感染快樂的病菌。

爲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而能夠捧腹大笑的激動。

路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與家人過於的親近不見得是好事。
與朋友過於的貼近並不代表友好。
與愛人過於的靠近不象徵甜蜜。

因爲,人都有隱私。
人,都有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撇除那些一丁點小事就非得告知全天下的人)
有只供自己踏入的區域,給隱藏的自己呼吸的空間。



Being too close could be a disaster.



無形中,這段關係背負了多大的壓力。
而同時也裝了多少心疼,記載了多少淚水寫下的痕跡。

不是真心的就不會怎麽樣。
但是真心的,雙方都會累。
很嚴重的缺乏力量。



沒有距離的距離,沒有喘息的片刻。
溝通被障礙了,感情的濃度被剝削了。
發生不知不覺閒。

即使擁抱,也抱不到對方的思緒。
即使搭肩,也到不了對方的心底。



站在這裡看著遙遠的天邊,便不會發現雲朵的殘缺。
反而細心打量,會發覺缺陷的一角。

瑕疵,都被距離遮掉了。
而我們都需要距離說些善意的謊言,讓生活好過一些。



若真的親近,儘管多遙遠的距離仍扯不開堅韌的bond。
如果一段關係不幸的繞了一圈到終點,那再短的距離仍填不滿兩個人之間的空隙。



A little distance is a touch up for every relationship, but it musn't turn into a reason to end one.

路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15 Fri 2010 11:09
  • Future

Future is unreachable, for now.



我恐懼選擇。
因爲,說真的,我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麽。
或者該說,我要的夢太多。

還有一年就會告別高中生活。
有趣但也有些疲憊的高中,讓我有所成長的高中。



我沒有捨不得。

沒有捨不得高中我在書堆裏的生活,沒有捨不得周遭的人們。
目前爲止,似乎還説不上這種心情。
捨不得的心情。

但我有想念。
相信以後都會有。
想念經歷過的甜酸苦辣,想念錯過的活動,想念那股衝動……



似乎離題了。
轉回來。



未來是遙不可及的。
這是現在的我認爲並認同的。
這也推翻了之前說過“下一秒是未來”的説法。



因爲,我害怕的不是下一秒,而是下幾千億個秒。



要踏足我並不是很認識的社會,要撐起自己的起居。
那是多沉重的負擔?

我無法理解,更不願想像。



我不怕苦,但我不要後悔。
後悔真的很悲。
尤其是自己造成的後悔。



手上只握著一張單程機票,也沒有回頭的路可走了。
因此,我應該是必須靠摸索去摸出我的未來吧。
只希望別摸到遺憾就好。

路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Never make somebody your everything,cause when they're gone,you've got nothing. (轉自微博)



我把重要這個詞用得太輕易了。

有時候,只要幾個月的相處,就會把一個人在不知不覺中拱到信中“重要”的那一欄。
而當這個名字真的被列入“重要”那一欄,這個名字就變得很重。
需要很大很大的力量去扛,不覺得累的扛。

但,真的累了。

不是因爲扛久了,肩膀就開始酸了。
而是背扛著的關係一直在動搖。
每時。
每刻。
因此必須握緊,免得一跌就碎滿了地。



這是一廂情願的做法,在“朋友”的關係裏面。



似乎只有一個人在維持。
想要靠近另一顆真心,反而越走越遠。
自己以爲一定可以持續下去的。
可是,只有自己以爲。

夜裏,認真會跑出來。



我想過,如果有一天的我被大大的風暴打擊了而翻了船,有哪一只手會伸出來?
是我期待的或是以爲的那只,還是相反?

我想過,如果一天的我的逞強真的撐不住淚水的重量,有哪個肩膀可以讓它肆無忌憚的落下?
是我以爲的或否?



不要把一個人看得太重要,你不會知道他什麽時候不值得你這樣在乎。
這句話是我說的,也是我承認的。



這樣繼續堅持,好像已經只剩一個人在乎的關係,值得嗎?

我不知道。
但我想試最後一次。
改變自己的性格也好,假裝感受不到也好,忘記這場誤會也好。
對自己說的重新開始。
同時意味著為“友誼”重新秤多一次重量。



這是為自己最後的努力,為朋友傻的最後一次。



原因是,我不想遺憾。
這種東西,留給不珍惜的那方就好。

路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世界不只是寂寞的人多,連無聊的人也很多。
一群又一群,吃飽沒事幹的人。

平靜的生活似乎不合這些無聊人的口味。
縂愛挑些時間,來個小風波。
然後慌慌張張的辯駁,結果可想而知是很糟糕。



快樂是不是必須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之上?
而是不是必須說出那些難聽的話才可以找到快感?

我無言了。
若連用個名字都必須閙得那麽大,以至大家都不快樂,那以後是不是該以無名氏稱呼自己?
凴什麽評論人家?

後果不是無法預知的,沒在想的話就另當別論。



我想我也無聊透了。
無聊到在生氣。

爲什麽本分都不做好,非要搞到我們最愛的某人不開心?



我更加不懂這個世界了。
不懂愛叫作什麽,不懂關心是怎麽樣,不懂平靜是不是真的有那麽悶。

路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是不是45度仰望天空,眼淚就真的不會掉下來?

但爲何我已經把頭仰得高高的,眼淚還是會受到地心引力的影響而往下墜。
不知不覺地,往下墜。



突然覺得,周圍有很多寂寞的人。

同樣的一廂情願,自個兒在乎。
像傻子想要得到智慧一樣。(這個比喻真的很爛)

不同樣的,是一個為家而悲,另一個為朋友很悲。
然後一個感到抱歉,一個感到痛心。



這個世界,讓人忘了有自己這個詞。
哦不,是讓我忘了。
忘了如何對自己好一點。
也忘了為自己生活著。
更忘了讓自己快樂。

說真的,還有誰能夠給予相信奇跡的勇氣?
行屍走肉的心情,灌滿了快樂之後會自動撇掉快樂,灌滿了憂鬱的時候會自動的放大憂鬱。
心情主宰了一日真實的臉部表情。
然後理智假裝了一日的虛僞面具。



曾經難以置信的東西,有人讓信任萌芽了。
但是,它又在不知不覺中被摧毀了。
是有人?是自己?還是時間?

天底下所有的人際關係,似乎永遠是距離和時間的輸家。
而被動的雙方,只會得到零結果。
是嗎?



手機裏幾十個號碼,都只是佔據著記憶卡的存量好讓記憶卡不顯得一無是處。
是該因爲想從幾十個號碼找出一個可以表露自己的號碼都沒有而可悲
還是因爲自己在人際關係這方面真的失敗到一個不行而可笑?



被冷氣吹凍了的手,都比不上當有只有自己笨笨的覺得重要的那股心涼。



倘若一個人累到覺得軀體和靈魂是分開的地步,卻還能夠花費力氣流淚,那穿插了多少的傷心?
那種真的是支離破碎的傷心。
想起最近,都是一層又一層的波瀾。



我真的羡慕韓版惡作劇之吻裏的吳哈妮兩個麻吉。
我很羡慕S.H.E堅毅的友情。
但我只能夠羡慕。

路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