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9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Sep 26 Sun 2010 22:55
  • 雨天

今早,原本選擇了件黑色T-Shirt好讓它來襯托一大早就不是很好的心情。
然而早晨的陽光卻散出了灼熱的溫度,提醒我應該對心情好一點。
周末就應該有好心情。



但是,天空真的有口說人無口說自己。



就在早餐還未塞進口中的時候,它又開始悶了起來。
說的正是今日檳城灰濛濛的天。

我鄙視它叫人做自己卻做不到的事情,但更多的是關心。
是不是地球一日又一日搜集的淚水又到了極限,然後就到了和全天下有份貢獻一滴淚的人一同悲?

即使是中午十二時的艷陽仍蒸發不了沉重的烏雲裏頭裝著的水。

不久它就哭了。
而與此同時,世界的各個角落不知道有多少正在炫耀自己淚腺發達的人。
空氣中彌漫的鹹味真的弄到一種讓人鼻子很酸的地步。

然後,原本卯起勁兒來收拾了的心情又因它影響而散落滿地。
處處都是零零散散的不順心。



這雨一下真的是不得了。
傷心的感覺隨著雨滴一一降落地面。
於是路上就是一把把五顔六色的雨傘,躲在雨傘下的人們對這種氛圍避之唯恐不及。



一個星期的第一天,儘管它很不爭氣的哭了,我卻期待的是雨后那道彩虹。

但是到了夜幕降臨的時刻,仍是一滴一滴的水從四面八方落下來。
沒有月光和星光的夜,冷冷的溫度,增添了一份淒涼。
而雨勢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I can't avoid myself from being sad in a rainy day,when the sky is still crying.



白天是糟糕的一天,夜晚同樣是糟糕的一夜。
希望,一個星期不會是糟糕的。

路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被漠視的人永遠不會被發現。

即使很偶然的在某幾秒突然被別人驚覺你的存在,但也只看得見你臉上的鐵黑,而看不見心中慢慢浮出來的沮喪。
除非你同樣的也有被忽視的感覺,不然你根本不會懂的。
就像,不喜歡飛輪海的人永遠不知道飛輪海對飛迷的意義一樣。



多度在人群中覺得孤單,這種想法很糟糕。
身處於好朋友周圍仍免不了用“一個人”貼切的形容自己。
找不到能夠容下自己的位置,唯有坐在圈外羡慕嘆息。

慾哭無淚。
說的就是這種明明是自己的問題卻無動於衷的情況。
不是不想做什麽,而真的是無從下手。
那種着急就好像丟了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一樣。

更遺憾的,是你覺得不被理會。
明明淋溼了的自己再被澆了一桶冰水。
刺痛感從皮膚蔓延至心肺,直至失去知覺。



存在感,已經不能被運用在珠蔭身上了,就連路人都比珠蔭更有存在的意思。
珠蔭頂多只是象徵性的依時出現,閙一下然後退下。

You will never know,when she says something bad or sad,she really feels like that.

追著別人跑真的很累,尤其是被追著的人完全沒有發現有人正在後頭一步一步的追而加速的時候。
累到一種程度真的會喚醒自我保護意識,命令自己放棄。



我不知道自己怎麽了,也不知道我們怎麽了。
很多根本稱不上“小事”的事,突然變得很刺眼,變得很介懷。
這樣的我簡直小氣兼小心眼,連自己都看不過了。

一些明知我討厭的一直不斷地在上演,有那麽一顆肝火就快爆了。
這樣孩子家的舉動很礙眼,甚至因爲重要的人“吃醋”真的是笨到極點。



算了,你們繼續。
是時候摒棄這種莫名其妙的舉動。
傻子才會做的舉動。



一連串的答案得到了解答,而問題出現的罪魁禍首正是——我。

路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的自我嚴重很空。
遼闊的空間卻沒容下任何喜怒哀樂,是一種很無助的彷徨。



心情,很糟糕。
好像一場雷雨交加的下午,恨不得將整個城市淹沒。
有很多不明白的問題,卻又問不出口。

這陣子我靜了很多,這是別人說的。
“我怎麽了嗎?”別人問。
我真的沒什麽,我只是不知道要說什麽而已。
吵,是我的特性嗎?
不見得。

很多的時候,我都偷偷躲進思緒裏頭,試圖在某一角尋找到一切的解釋。
但是沒找到回答之餘,我反而還將更多煩躁的懊惱列到思考的清單上。
堆積如山。



很久沒偷偷浸濕被單的眼淚,似乎捲土重來了。
淚腺變得很敏感,僅僅是夜裏暖暖的空氣都能夠瓦解淚腺所筑的那座高牆。
不堪空氣一擊的高牆。

很慶幸的是,最近多了很多新歌想要去好好揣摩。
心思和注意都全放到歌詞上了。

碰巧,又是能夠激勵的詞和曲。

即使眼眶溼溼的,但嘴角卻彎著的。
酸溜溜的純檸檬汁和甜滋滋的熱巧克力同時喝進嘴裏是什麽感覺?
是很不搭調的感觸。



眼淚會笑,但同時也在苦。
那它的笑出自于意志還是真心,不想辨也不能辨。



但它絕對攜著寂寞的味道,在我還學不會真正的忘記之前。



慢慢才知道,太在乎别人了往往会伤害自己。
然而卻阻止不了潛意識去在乎。

無奈。
嘆息。

路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我離家出走了。



帶著三天的包袱,我離開了家,和家人一起暫時的離開了。
到了好久好久都沒有去的金馬侖,讓假期有享受可言之餘,也讓心情有呼吸的空間。



這是一趟很隨心的旅程。
幾個小時的車程不無聊,爲了配合這次出走自己定下的主旨,我把所有耐心都交了出來。

同時,也把激情收回去。

這時候,突然的高潮太不適合,會破壞這個緩慢的節奏。
與大自然約會的時間永遠都不嫌緊湊,因爲行程是配合著我們的。


溫度隨著夕陽慢慢的降落,夜被凍結了,我也被凍結了。
時間就一分一秒的穿梭于冷冰冰的指縫閒。
然而花花草草似乎習慣了這裡的氣候。
沒有棉被的包裹之下依然清新的在黑夜裏綻放。

我倒可憐了那幾只昆蟲。
原本都結伴的遛進酒店的房間裏,賴在燈光下。
但由於對爸爸的睡眠和我讀書的專注造成了騷擾,它們被迫在庭院的路燈下熱一熱身子。



山上的夜幕,是我見過最坦誠的。



好像,它原本就應該是這樣冷靜的哀愁。
我忘記了如何流淚、如何配合、如何假裝……

凍麻了手腳卻清醒了思緒。



有那麽一瞬間,我忘了自己是誰。



這是剛來的第一晚,但也是很適應的一晚。

至少我不必把精力浪費在外來的憂鬱上。
我只要專心于手上的籐井樹、鼻子周圍的草味、耳朵裏的自然界歌,以及觸覺上的凍感。

路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門很好聊的話題。
什麽叫很好聊?
就是符合大衆口味的一個topic。
幾乎在座的人都在滔滔不絕的發表自己的偉論,時不時就互酸了一下。

然而,滔滔不絕的人沒有我的份,酸別人的角色也不屬於我。



那我是什麽呢?



我像是在舞臺上演著啞巴的殘障人士,默默的用耳朵跟隨著大家的高談闊論。
然後又默默的將桌上的土司咀嚼,再拿起咖啡送入閒暇的手。

我慢慢的將聲音降低,再関了起來。
將椅子慢慢抽離,那桌插不進的話題。
接著,就繼續坐著。
有時候運氣好,會有本籐井樹替我解解悶。
倒黴的時候,就環顧四周,看看別人臉上表情的變化。

很無聊對吧?
而就是適合像我這種無聊人做。



可是,我不沮喪,但難免會有些許不舒服。
自認體型不小的我,竟然走不進人的視線裏。
所以我是該嘆息自己太無聲無息,還是埋怨自己太孤僻?


儘管住在氣候熱到要命的馬來西亞,但最近我學了新的異能,能讓我為自己瞬間降溫。
當然,也需要其他人的符合。

這種爆冷的情況,就是當你說完一句話之後卻得到衆人的置之不理作爲回報的時候。
當然,除了你自己以外,你也不能夠怪誰了。
無論絞盡了多少腦汁,一個只有你覺得適合的發言終究變成很沉默的尷尬。



什麽為很沉默的尷尬?

就是說出去的話像無色無味的空氣一樣默默的蒸發掉,然後你又自個兒尷尬的笑。
然後又繼續自找樂子,來安慰自己敏感的心靈。


即使身處於圓桌的正中央,被一群人圍繞著,還是免不了被忽視的宿命。
也許,我有些誇張化了。


但是,儘管一個人正處於大家都看得見的地方試圖插入話題,還是會有一個很強大的力量能夠把他推出來。






(於是,我到底寫了什麽?我不懂也不想懂了。)

路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06 Mon 2010 22:00
  • 承諾

承諾的遵守與違背,在於一個太認真,另一個太善忘。

認真的那方,將別人給的承諾聼進耳裏,刻在心底。
善忘的那一方,將自己給的承諾說得輕易,做得無能爲力。



我是把承諾看得很重的人。
它擁有整片天一樣的重量,唯有付出行動才能撐得起的份量。



曾幾何時,我對承諾深信不疑。
不,應該說對立下承諾的人深信不疑。


然而時間試圖枯萎了我種植的信任之樹。

給過我承諾的人太多太多了。
就相同于,給我謊言的人也太多太多了。



你試過當希望破滅時的那種空洞和失落嗎?
那種感覺就像被遺棄的演員獨自在舞臺上唱獨角戲,臺上臺下的人卻不屑一顧。


當承諾變質成謊言的時候,我的心情就是那種情緒的一千倍。
而很抱歉,目前我沒有辦法阻止自己相信一名騙子。

事後的補償,都無濟於事了,不是嗎?
若真的誠心,就沒有強調能夠做得到的必要了。
擱置后再重新補償,就只是想要減少愧疚感。
然而,傷害和失望已經造成了。



因此,不需要在給什麽承諾。
我不能說完全是,但大部分都是假的希望。
我等得累了,聼得厭了,偏執的不再放心了。

請閉上將承諾當閒話的嘴巴,就在你只是以爲自己做得到的時候。

路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現在,我又要再談那需要與不需要,重要與不重要的話題。

也許這個説法對一些真的有在乎的人來説很傷,也許並沒有。
我還是選擇一而再再而三的說了。



自始至終,我都是一個人的。



能夠讓我不孤單的人,十只手指容得完這些名字。
但絕對不可能滿座。
那些空位,就任憑它這樣擱著吧。
哪天時候到了,自然會被填上。

我很開心等到了一個人氣很高的老婆,這絕對是朋友群中最在乎的那一個。
我很幸運等到了一雙耳朵,這網絡還不至於那麽陌生。
我很慶幸等到了一個呆姐姐,雖然看上去她好像比較適合當妹妹。
我很安慰等到了一個超有藝術的女友,靜靜的懷抱卻不失溫暖。
我很滿足得到了一個完整的家,抹掉那些微不足道的瑕疵,他們就變得很重要。
我很興奮等到了一個衷心支持的人、團體,我的第一顆星。

這些人在手心待了一段時間,相信還會繼續賴著不走。
可以自在的相處,沒有壓力的説話,的人。
他們是重要。


其他的空座,我還是每天盡心盡力的在擦。
灰塵不會有機會藏著。



至於生活中那群不少的過客來了、走了。
這將貯存于,回憶這張記憶卡上。
稱不上重要,足跡卻不模糊。

這是活過的證明,笑過和苦過的曾經,是需要。

不保證哪天腦袋會遺漏了誰。
但也不會追究到底忘記了什麽。



這樣就夠了。
太貪心反而更傷心。
這樣才能夠專心,不忽略了真正放在深處的人。

路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